我的乡愁


西双版纳大发极速赛车规律网 来源:西双版纳大发极速赛车规律网 编辑:王晨至 2019年04月20日 17:14

□ 许开良


    乡愁是一种享受,如高山流水,在耳边不停地发出潺潺的流淌声。

    读过不少描写乡愁的诗词,游子在外,古人借诗词吐乡愁。如今交通发达,家乡山再高、路再远大多也能朝发夕至。有几次,乘车进入家乡的地界,激动的心情变成了一种乡愁,触景生情,多少童年往事涌上心头。

    记事起,我常吵着要到外公家住,每次去都只走短短的平路,而长长的山坡则是由大人们背着去到外公家。外公家在一个拉祜族村和一个哈尼族村附近,那里的几棵大青树枝繁叶茂,耸立村头,一棵将树枝伸到外公家住房上空,住房后有一条涓涓的溪水,来自深山箐沟,村民们用自制树槽和竹槽一路接到村头。水槽既没水池又没水闸,哗哗地日夜流淌,夜里更清脆,溪流如佩鸣,躺在床上听流水声入眠快,睡得香。

    未上学前我常在外公家住,外公外婆、舅舅姨妈外出劳动,我凭喜好选择跟谁出工。外公是村里的放牛官,每天把六七十头牛浩浩荡荡赶到六七公里外的山坡上放牧,这对我来说是件鲜新事。我也喜欢跟姨妈一起替外公放牛。一次在回家路上,两条公牛突然打架,路面窄,一头公牛一瞬间就被顶下坍塌的斜坡,坡面光滑,公牛无法往上爬,越挣扎身子越往下滑,我在坡头看着公牛一点点往深沟里滑,既害怕又着急。姨妈赶着掉队的牛群赶来时,我急得几乎哭了。姨妈不慌不忙,从背包里拿出尖刀,在斜坡上给公牛挖台阶,耕田耕地的公牛很通人性,有了台阶,再用棍子一赶,它就奋力地往上爬,一鼓作气地爬上了路面,有惊无险。

    故乡的村庄建在大山上,出门劳动不是上坡就是下坡,跟着舅舅去劳动,去时是舅舅背,回来时村里的青年让我骑在肩膀上,一直驮到村口。上学后自己的时间少了,后来又搬了家,离外公家远了。外公因思念和焦虑,加上患有心脏病,不久后离家人而去。13岁那年,我们回乡探亲才知道外公家是60年代被下放进村的。第一次住进退还给外公家的楼房,我无比好奇,楼上楼下走了一圈又一圈,走得楼梯咚咚咚响,从此,我喜欢上了这栋楼房。日子无声无息地消逝,就像水滴消失于大海,蓦然回首,我做游子已40多年。

    许多年来,不管在农村、乡镇、县城还是州府工作生活,每年嘎汤帕节、傣历新年节,我更加思念家乡。

    儿时,父母带我们回乡与亲人相聚,那时我们图的是快乐;长大后带父母重返故乡,难舍的是思乡情怀。每次回到古老的村庄,走向老住房,看到舅舅舅妈、姨妈姨爹从老房子走出来,物是人非,欲语泪先流。思念亲人和乡愁的闸门被打开,常常聊天聊到夜深。

    喝不醉的故乡酒,更留恋的是乡音。每次回乡路上,路边那不变的树和村落早已在梦里见过千百次。赶澜沧街时,就是不买东西也会与老乡搭讪,就为听听那熟悉而久违的乡音。几次返程路上,看到有人在路边卖东西,总会停下车与老乡没有主题地东问问西说说,妻子好生奇怪。

    英国诗人写过这么一句诗:上帝创造了乡村,人类创造了城市。是的,在城市里光阴停滞,时间只是日历和数字。城里没有蝉鸣和布谷鸟的叫声,秋天没有落叶和收割的庄稼。我的乡愁不因岁月变迁而抚平,从前的露珠在继续闪光,曾经醉过的酒继续芳香,某个山寨里的故事继续在乡愁的谷仓里珍藏。


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大发极速赛车规律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大发极速赛车规律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、链接、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35888
【滇ICP备12003530号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大发极速赛车规律网